為今之記

備份

日期:2013年1月3日

冬季的清晨,天還未翻魚肚白,習慣一早出門「散步」,基本上我不太怕冷,但脖子卻怕受寒,一旦受寒,喉嚨就一整個不舒服,偶而會搔癢想咳,喝杯溫開水就能改善,但還是怕病毒太強,連溫開水這帖良藥都應付不來,還是會加件外套,風大時就把拉鏈拉到頂,好好保護脖子避免受寒。

到達後,習慣穿短袖「散步」,先從機車椅墊中拿起大水壼擺放到地上,脫卸下安全帽扣環,掛在機車掛環上,再加上天雨,脫下雨衣披在機車龍頭,披雨衣的當下看到機車鑰匙未拔,擔心若被雨衣給遮掩,會一時疏忽忘記拔鑰匙,那簡直是引誘宵小起盜心,不可不慎,心中盤算著先拔起來放口袋吧!就這麼一個念頭,讓今天的「散步」略帶心煩,焦慮與不安大概也寫在臉上。

以前拿起機車鑰匙後,多半往褲袋裏放,大概是太順手就放進外套的口袋裏,又很習慣的脫了外套,往機車置物箱一擺,座墊一扳,還順勢一壓,好確認是否牢牢扣上,此時才想起我的鑰匙呢?摸摸褲袋,沒有,看看機車鑰匙孔,也沒有,再扳扳機車座墊,拉不起來且沒有空隙可讓我伸手一探,更何況是拉出一件外套。

眼看事已至此,時間上也不可能找到開鎖師傅肯冒著寒風細雨,在天還黑漆漆的情況下離開溫暖被窩專程為我跑一趟,就等天亮後再行打算,「散步」還是得乖乖照表進行,只是心頭難免會想著是怎麼回事,是哪根筋不對才會發生史上頭一遭,機車鑰匙放入座墊下的大蠢事,真想敲敲腦袋,好好醒醒腦,別再渾渾噩噩下去。

以前家人也曾有類似此狀況,但因有備份鑰匙而能化解,只是要勞煩我代為翻找藏起來的金鑰,再火速送去,又或者是先去載家人回來拿備份鑰匙,再重返現場排除狀況,當時總想著自己應該不會如此糊塗,也開始想著,我好像沒有藏放備份鑰匙的印象,也好像有動過一絲想去打一支備份的念頭,若真如此,就真得花錢請人開鎖了。

既然最壞的狀況已明瞭,就毋庸再多慮,就隨哥哥回到他的住所,也要哥哥翻找一下有沒有可能有備份鑰匙落在他這裡,沒想到一找還真找到一支刻上該廠牌名稱的鑰匙,再細找確認只有這支來歷不明,又狀似我常使用的鑰匙,乃返回置放機車處一試,插入匙孔,一旋,開啟座墊的聲響傳入耳中,內心的大石才終能釋放。

至於我的備份鑰匙為何會在我哥哥住處,這又有另一番典故。說到備份,想到好幾年前有個外接硬碟,其中存放了數年間數位相機所拍的照片檔案,也有自己彙整的許多文件檔,包括久遠前沒電腦的投稿作品重新繕打,以及後續純粹個人抒發情緒的字句,在一次硬碟壞軌下,數位照片檔是完整救了回來,文件檔則無法挽回,完全讀不到資料無回應,心都涼了一大半,至今我都還未著手重新將投稿作品繕打回來。

一如現今之網站或部落格,若不時常備份資料庫,也深怕哪天主機商萬一出了問題,之前辛苦的寫文或編寫程式碼及後台設定的果實,都會一夕間化為烏有,砍掉重新再來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,過程中的感受與付出是很難再重來一遍的。

而我現在寫這篇文章,也算是一種備份,用文字把當時的情緒轉折給備份下來。

:::© 2012 為今之記
Return to Top ▲Return to Top 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