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今之記

抹草

日期:2013年8月30日

抹草

▲抹草

中文名:小槐花

英文名:Desmodium

日本名:ミソナオシ(味噌直)

學 名:Desmodium caudatum (Thunb. ex Murray) DC.

介 紹:小槐花多年生小灌木,原生於臺灣中北部山區,葉子由三片小葉組成,稱為三出複葉。如果對這植物還是一頭霧水,那臺語「抹草」這個名字是不是有比較熟悉呢?沒錯!它就是鼎鼎大名可以避邪保平安的抹草,臺灣早期小朋友洗澡的時候,在水裡放進幾段它的枝葉,或是參加葬禮與掃墓時也會配帶一片小槐花的葉子,據說有避邪、保平安的效果。正因它那民俗的特殊性與獨特的清香,近年來更逐漸被研發成肥皂、沐浴乳等民生用品,供一般大眾使用。

(以上內容摘自政府資訊入口網站)

抹草又名小槐花,但一般到販售盆栽的店家多標示為抹草,但又不是客家抹草(魚針草),兩種在葉型上差別很大。

從小家後院就種植抹草,還長得枝葉繁大茂盛,小時候的記憶中,一直覺得它就像是我的治病藥草,每當我人不太舒服,頭明顯暈暈的,家人就會帶我去「先生公」那邊收驚,「先生公」拿著毛筆蘸些硯上台的墨汁,就開始在我胸口前比劃,口中喃喃有詞,唸些不太懂的咒語,再雙手結指印,依舊在我胸口前比劃,擊掌後兩手分離,像似把手中無形的氣往我身上灑去,結束後,給我幾張符紙,有洗的也有喝的,供我帶回家燒化後使用。

若是我徵狀輕一點的話,在這個收驚儀式(幾分鐘而已)結束後,我就不再感覺頭重腳輕,頭痛的情況也會減輕許多,有時甚至不需再化符水來洗或喝,就可以完全恢復。

若是徵狀依然存在,就會拿兩張符紙燒化在大碗公裏,燒在大碗公裏才容易讓燒化的灰燼沉澱,不會在喝符水時喝入太多的灰燼,但多少會喝到是必然的。燒化的符紙倒入溫熱開水後就靜置,讓其慢慢沉澱,這時就再燒一張符紙在臉盆中,並摘幾葉抹草放入臉盆,有時候也會放些米粒,徵狀更嚴重時,還得拿乾的玫瑰枯枝一起放入,因玫瑰枝有刺,可加強避邪效果。

倒入溫熱水後,拿毛巾泡入水中,擰乾再擦洗全身上下,擦洗完後,就喝先前的符水,剩下灰燼的符水再與擦澡的符水一起倒入排水溝中,大概是希望把不好的東西一併由流水帶走。

除了在收驚會使用到抹草之外,若是有去喪家或醫院探病,也會摘幾片抹草葉子放在身上,待離開醫院或喪家後,即會丟棄,表示不把穢氣給帶回家中,影響自己或家人。

本文重點在介紹抹草,而不是收驚,畢竟這種事見人見智,對一些完全不受干擾的人而言,總是覺得我們是自己疑神疑鬼,明明就是身體不舒服,卻怪說是「煞到」。

長大搬家後,就沒了庭院可供種植抹草,臨時需要時就去別人家摘取,不管認識或不認識的人,通常說一聲,都會很願意讓人摘取使用,應該是有種的人都很相信抺草的避邪之用吧!也因此會拒絕的很少。

但常常去摘別人家的總也不好意思,前兩年自己買了兩盆放在陽台鐵窗架上,種了快一年被我給修剪死了,因為我看其太茂盛,就拿起剪刀亂剪一通,似乎是一次剪太多,害其少了枝葉可以進行光合作用,我又不是很認真每天澆水,沒多久兩盆都先後枯死。

有點枯乾的抹草

▲有點枯乾的抹草

今年初因要去參加公祭,臨時又跑去買一盆回家,就不相信我又會將之給種死,查了下資料,抹草需要水份很多,土壤需常保濕潤,不能太乾燥,若開始開花結子,就需將其種子剪掉,若是不剪,則開花結子完,那抹草也跟著一命嗚呼。

一次摘三片放身上

▲一次摘三片放身上

一天中不論是上午或下午灑水皆可,一天一次即可,用手指摸土壤,太乾就需要再澆水,若還濕潤則可以再緩緩,想說這樣應該沒問題才對,但上個月想說一直沒施肥,一時手滑給倒了太多肥料,隔沒幾天,竟全部枯乾,葉子全部掉光,嚇得我趕忙將盆栽上的肥料給清除乾淨,再給予每天定量澆水,這幾天綠芽又依序冒出,恢後了生機,總算挽救回來,真是萬幸,希望這株不要再被我給種死,我會每天乖乖澆水,不亂剪枝葉的。

近拍抹草

▲近拍抹草
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:::© 2012 為今之記
Return to Top ▲Return to Top ▲